越扬的产品

出现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应用于每一个行业

新闻详情

饿了么员工宿舍四五十平挤9人 站点20个电瓶同时充电

饿了么员工宿舍四五十平挤9人 站点20个电瓶同时充电来源:上观新闻外卖送餐平台竞争激烈,平台在扩张中,并没有配置更多的资源用于解决驻点及送餐员的住宿,因而,“居改非”、“群租”等违规的做法,就成了平台的不二之选。近日,申城有媒体报道了浦东永泰路一小区内,“饿了么”的送餐员群租下一套住宅作为宿舍,98平方米的屋子塞进了17张床……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深入调查发现,在网络订餐行业,这一做法并非个案。网络订餐平台普遍拥有庞大的送餐员队伍,而群租小区房屋、尤其是条件差的老公房,成了解决这些送餐员居住最廉价的方案。并且,一些住宅除了作为送餐员宿舍之外,还被用作公司的站点,以及电瓶车的电瓶集中充电、中转场所,滋生了一系列安全隐患。据了解,这一做法已涉嫌群租、居改非等多项违规,也影响了小区邻居的日常生活。昏暗的老公房里,四五十平米挤了9个人长宁区凯旋路居民日前向“12345”投诉,称134号1楼存在群租现象,一间小房子,里面居然住了近10个人。他们身着订餐平台“饿了么”的制服,一到晚上,楼前狭窄的通道里,停满了送餐用的电瓶车,导致小区通行困难。△凯旋路134号门口,左侧斜停着一排电瓶车,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两辆车后座上绑着“饿了么”的保温箱。6月19日上午,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前往凯旋路134号了解情况。凯旋路134号位于汇川路北侧,这里是几幢相当陈旧的老公房,小区属半开放性质,“凯旋路134号”直接就是门幢号码。上午近10时,门幢口左侧斜停着一排电瓶车,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两辆车后座上绑着“饿了么”的保温箱,占据了近半的通道空间;右侧101室门口,也横停着一辆“饿了么”的电瓶车。据居民称,这101室正是送餐员群租的房屋。屋子大门洞开着,朝里看去,最外侧是卫生间,地上摆着几个盆子,里面泡满脏衣服。这种老公房的房型,是一条通道串着左侧的各个房间。卫生间里侧,就是骑手们休息的房间。这是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间,中间一隔为二。此时尽管外面亮得晃眼,可屋内漆黑一片,难辨东西。适应一会后,记者看到5张高低床以及1张矮床挤满了整间屋子,高低床之间窄得无法立足。床架上挂满了晾晒的衣物;衣物缝隙里,隐约可见几人正光着膀子在睡觉。右侧通道里则堆满了保温箱、电瓶车电瓶以及各种生活杂物,拖线板的线在地板上穿来穿去。房间里汗臭味、脚臭味、潮味混杂,异味扑鼻……一名送餐员起床洗漱,记者与他攀谈起来。他告诉记者,这是小组负责人租下来的,共住着组内9人,屋内正休息的是白班和夜班的送餐员。记者感叹其居住条件过于拥挤、恶劣,他苦笑着说:“我也不愿住这,没办法,公司就租了这样的房子……”△凯旋路134号101室,9名送餐员挤在这间小小的老公房里。站点设在小区内,近20个电瓶同时充电或许实在过于逼仄,住在101室的部分送餐员告诉记者,除了夜班的3名送餐员外,其余人的电瓶车电瓶并不在群租屋内充电,而是另有“站点”集中充电,更换电瓶。所谓的“站点”在哪?杨浦区国定路600弄小区的居民就向“12345”反映称,“饿了么”在小区租下的一间屋子,用作送餐员们的宿舍倒还是其次,关键这里还是一个站点和电瓶中转站。居民们反映,两个月来,每天9时30分和14时后,送餐员们陆陆续续将电瓶拿过来充电,大大的电瓶,房间里一摆就是一排。“老公房的电路,哪经得起这样搞?”这样的群租隐患重重,更令人担忧!6月20日,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又来到国定路600弄小区了解情况。据居民称,“饿了么”租下的房子在34号102室。上午11时,在34号楼门口,记者倒是没有看到成排的电瓶车停着。但尚未走进楼道,就听到了里面不停地传来“您有‘饿了么’的新订单”这样的电脑语音声。102室正对楼道口,房间门开着。朝里看去,原来客厅的位置已被清空,右手侧的墙面上,钉上了一排4个拖线板;上面大半的插孔都插着电瓶车的充电器,连着地上近20个正在充电的电瓶。客厅里侧,两名男子正坐在一台电脑门口,忙着处理“饿了么”的订单;客厅左手侧的房间里,摆放着几张高低床。见有陌生人进屋,男子很警觉。记者佯称楼上居民,确认下是否存在群租。男子连忙称这里现在是作为“饿了么”的“站点”来用的,平时只住3个人,不存在群租现象。记者离开时,遇上一名正返回的送餐员,他告诉记者,这个站点主要配送附近的大学;小组负责人在附近还租了一间房,专门做宿舍……△国定路600弄34号102室客厅里,近20个电瓶正在充电。“饿了么”的宿舍、站点成群租投诉新焦点最近一段时间,在“12345”市民服务热线,上述两类的投诉不在少数,成了“群租”类投诉的新动向。如徐汇区华发路99弄7号楼的居民投诉,称楼下102室房间及地下室均租给了“饿了么”作为送餐员的宿舍,一到晚上,10几辆电瓶车塞在楼道口,由此推断屋内住了不下10人。曹杨七村105号居民投诉,称102室如今成了“饿了么”的宿舍和站点,进进出出的送餐员和停放的电瓶车,严重影响了楼内居民的正常生活……据介绍,依据上海市2014年出台的《关于加强本市住宅小区出租房屋综合管理的实施意见》及同步修订的《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》,“饿了么”租用小区住宅作为集体宿舍,已符合群租的认定标准,即“将单位集体宿舍设在住宅小区内”、“任一出租房间的居住人数超过2人(有法定赡养,抚养,抚养义务关系的除外)”等等。不仅如此,城管部门在查看了“饿了么”设在曹杨七村的站点后指出,小区住宅为居住用房,不得从事经营行为。“饿了么”将协调送餐员的站点设在小区住宅中,还涉嫌了“居改非”。此外,电瓶车电瓶集中充电,也带来了一定的用电安全隐患。据国定路600弄所属的国定一居委会称,在国定路600弄34号102室“饿了么”站点内,所有的防护措施仅仅是一个灭火器。居民们质疑:“近20个大容量电瓶集中充电,仅配一个灭火器,够吗?”该如何规范、安全地安置外卖小哥?在媒体报道了浦东永泰路上浦发绿城小区内的“饿了么”送餐员群租房后,“饿了么”回应称“经排查,报道中该房屋内居住人员为平台代理商送餐人员,群租系代理商为解决员工住宿问题而为。”随后,群租房内的17名送餐员搬离,搬至另一处宿舍。“另一处宿舍”在哪,是否只是换了一个小区?个案的背后,是外卖送餐平台这个行业的普遍性问题:外卖送餐平台竞争激烈,平台在扩张中,并没有配置更多的资源用于解决驻点及送餐员的住宿,因而,“居改非”、“群租”等违规的做法,就成了平台的不二之选。在赶集网等多个同城招聘信息发布平台上,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看到“饿了么”招聘送餐员的介绍中,大多均有这样的描述:“市区主要站点均提供宿舍,需要住宿员工一月扣500元住宿费”。500元的人均标准,在申城确实很难租到像样的房子。而另据记者了解,“饿了么”的送餐员大抵每送一单可以获得7元左右的提成,一般一名送餐员一天可以送30余单。这样的收入水平,也难以承担更贵的住宿费用。看起来,群租似乎是解决送餐员安置问题的唯一途径。矛盾咋解?市民建议“饿了么”应该规范经营,首先应该将站点和住宿分开,应在宿舍附近租借专门的经营场所用作协调送餐员、停放电瓶车及中转电瓶,而在解决送餐员住宿时应文明租房,不打扰邻居。而深层次的,外卖送餐平台应重视送餐员的待遇,应将合理的住宿成本纳入平台的运营成本,在不增加外卖小哥们负担的情况下,为他们提供相对合理的居住条件。15:53:482017-06-22

Copyright @yy.All Right Reserved.